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中国的这些经验可与世界分享

《战“疫”公开课》专访胡善联: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 中国的这些经验可与世界分享

当地时间3月11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大流行的特征。面对首个由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引发的全球大流行的疫情,各国亟需应对的问题有哪些?中国有哪些经验可以与全球分享?央视新闻《战“疫”公开课》邀请复旦大学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联,为全球抗“疫”开出一张中国“药方”。

2018年,西非刚果地区再次发生埃博拉病毒传播,疫情一度非常严重。

第二是一定要尽早把疫情信息公开。越早公开,民众的防疫措施就做得越好。

白琳此前在ICU主管3至5名患者,而在新病区一个班需要护理15人左右。当人手不足晚班难以轮转时,她甚至需要“白加黑”连轴转地值守在病房。因不怕苦、能熬夜,面对感染风险高的操作也没有丝毫退缩,白琳被同病区的护士们称为“硬核女汉子”。

东京奥运会将是三人篮球首次亮相奥运赛场。

2014年,在西非发现了传染性非常强的埃博拉病毒。当时死亡率一度达60%到70%。死亡病例中,医务人员就占10%。

原定于3月13日在塞内加尔开赛的非洲篮球联赛也将推迟举行。

图为陕西援助武汉医疗队、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护士白琳正在医院消毒。 西安中医脑病医院供图

A:胡善联:新冠肺炎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种特效药。当我国流行接近尾声的时候,其他国家病人增多,很多临床实验在国外进一步探索。关于疫苗,其实我们在2003年SARS流行的时候也进行过疫苗的研究。这次新冠病毒出现以后,我们再一次进行疫苗的研究,而且也已做了临床安全试验。一个疫苗研制出后,首先需要在小范围的人群中进行试验,确认安全性,然后逐步扩大到比较多的人员。最后,能不能证明疫苗有很强的保护力,还要经受现场人群试验。一般讲,疫苗从研制出来,到人体接种,至少需要半年。也许,我们现在所做的准备不一定是为了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而是为了未来类似疾病暴发流行时,可以更好地进行预防。

A:胡善联:我们在抗击疫情中,积累了大量预防经验,特别是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收治经验。这些经验对于刚发生疫情的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对这些援外专家,希望他们首先做好个人的防护。只有在自身健康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够做好援外的工作。此外,要根据被支援国的国情和他们的卫生体系,选择适合他们国家的措施。一方面是介绍我们经验,另一方面是进行学术上的交流。我们取得的成就、碰到的问题,都可以跟他们探讨,多维度开展国际合作。

第四是“四集中”: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重病患者要集中在具备ICU条件的医疗机构里集中治疗,把重点力量放在重症危重病人上。

白琳称,除了输液、采血、喂药、吸痰、雾化等医疗护理,患者的吃喝拉撒、消毒保洁也都由护士负责。发热病区患者多、情况杂,负荷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

Q:治疗新冠肺炎的疫苗以及相关的药物到底离我们还有多远?

“暴发”是小范围的;“流行”是在一定的人群、一定的地点中发生的疾病,与平时季节性流行不同;全球五大洲百余个国家和地区有几十万病例发生,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这个病已经进入到“大流行”的时期。

“呼叫器响起的原因多种多样,有时是患者杯子没水了,有时是患者想家了。还有一位老人因为找不到自己的假牙感到心慌,我就翻箱倒柜,趴在地上帮他找。”白琳称,看到病床上的老人露出笑容,是她内心最温暖的时刻。(完)

各国都会根据本国的情况,来制定相应的防疫措施。这次新冠肺炎流行以来,我国在抗疫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已经发布了七版诊疗指南。现在疫情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武汉新增病例终于降到个位数。我们的抗疫经验,可以向国际社会介绍和传播。

A:胡善联:《国际卫生条例》于2005年出台,出台后差不多每两年就会发生一次国际关注的突发的公共事件。

Q: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团2月29日赴伊朗支援,对于一线专家您有哪些建议?

第三是“四早措施”: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现在很多国家,因为检测试剂缺乏,在早期诊断上存在一些问题,这就影响了确诊患者的早期隔离和早期治疗。在我国武汉的抗疫初期,也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很多临床工作者,依靠肺部CT检查先做临床的诊断,再根据检测结果做核酸检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经验。

A:胡善联:首先是举国体制支持抗疫。当然,各个国家组织情况不同,但一般来讲,发生重大疫情时,都应该成立一个国家层面的紧急指挥领导小组。

“老人有80多岁了,那种情况下他都快哭出来了,一直用很微弱的声音重复说着‘谢谢、对不起’。”白琳告诉记者,她的姥姥不久前离开人世,对她而言,照顾这些病床上的老人,就如同照顾自己的长辈一样。

Q:“全球大流行”下,中国有哪些经验可以与国际分享?

第五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虽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做到“应收尽收”,但还是应尽可能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病亡率和感染率。

Q:全球战“疫”的难点在什么地方?这场战“疫”打到什么程度,才算胜利?

第七是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疫情会对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因此,有些疫情比较轻的地方,也可以开展有序复产复工。

正当白琳沉浸在悲痛中时,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的消息传来,她所在的医院也发出了支援武汉的倡议。“不能见姥姥最后一面是我的遗憾,而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如果不能到最需要的地方去,那将是更大的遗憾。”白琳说,听到召唤,她第一时间报名,大年初一便动身赶回西安等候出征。

中老铁路北起两国边境,南抵万象,是第一个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中老共同运营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通的境外铁路项目。线路全长414公里,其中桥梁长度近62公里,隧道长度近198公里。中老铁路全线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使用中国设备,2016年12月全线开工,计划于2021年12月建成通车。

据现场施工负责人介绍,该大桥位于老挝北部山区,交通闭塞,施工便道弯度大、坡度陡、易受洪水和山体滑坡损毁,材料物资运输困难。从2017年6月开工以来,施工单位克服湄公河河水较深、河流湍急、雨季水位涨势凶猛、河床无覆盖层、水下基础爆破开挖难度大等技术难题,经历艰辛,终于完成大桥合龙任务。

国际篮联U16篮球亚锦赛和国际篮联U16女篮亚锦赛取消。

最早一次是2009年的甲型流感(H1N1)。作为突发事件,H1N1在美国和墨西哥首先发生,全世界有5900万人感染,死亡病例1.2万左右。

2012年,再次引发全球关注的是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

Q:全球关注的突发公共事件有哪些?

第六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我国非常强调社区的“阻击战”,社区的医务人员、民警和居委会要开展联防联控,要把好关。针对境外输入的风险,要在机场等地区做好测温和分区管理。

第三是“大流行”。这次的新冠病毒,被称作“大流行”。我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超过8万例。全球范围内,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已经或多或少发生了新冠病毒的感染。集中在一段时间内,确诊病人已近15万, 死亡5000多例,这就是这个疾病在全球范围内发生“大流行”。

A:胡善联:这里有三个词我们可以区分一下。

第一是“暴发”。平时没有的病毒或细菌突然来了,短时间有一批人发病,我们就称为“暴发”。举个例子,食物中毒,比如大家吃饭的时候,有一批人发病了。假如它的发病潜伏期在2到10天,发病曲线就会显示中间的人特别多,两头的人可能少一点。平时没有的突然来了,这就是一个疾病的“暴发”。

A:胡善联:从疫情来讲,病毒的传播是没有国界的。从1月23日武汉采取“最严”管控措施,应该说之后相互之间传播的机会大大减少。到现在为止,大概已经有50多天。而现在国际上很多国家,防疫措施做得并不完善。从这个情况看,我们还要有一个长期战斗的思想准备,不要由于现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就麻痹大意。现在很多地区出现的是国外输入的病例,只要有国外输入病例,那我们的防疫措施、社区的措施,都不能解除。

Q:什么是全球大流行病?它有怎样的特征?

第二是“流行”。以流感为例,平时可能也有一些人得病,但是人很少,处在非常低的季节性水平。假定说有一年突然病例增加了,发热门诊的病人也增多了,这个情况我们就叫这个疾病“流行”。

2016年,巴西出现了一种叫“寨卡”的病毒。产妇感染后生出的孩子头特别小,孩子神经系统的发育也会受影响。

在来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的十几天里,陕西援助武汉医疗队、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护士白琳先在ICU做“特护”,得知新开设的发热病区人手紧张、需高强度工作的情况下,白琳又接受调配前往支援。

据介绍,新冠肺炎患者多表现为呼吸急促,需要靠吸氧提供支持。为避免部分病情较重的患者因运动造成的缺氧,白琳告知患者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通过床头的呼叫器找到她。

白琳自幼与姥姥感情很好,离开陕北老家在外求学、工作多年,白琳心里始终牵挂着总把好吃的留给自己的姥姥。2020年春节前夕,得知姥姥病危的消息,白琳急忙向老家赶去,但紧赶慢赶她还是没见到老人最后一面。

此外,原计划于5月在长沙举办的国际篮联三人篮球亚洲杯调整至9月举行。计划于6月初在马来西亚举办的国际篮联三人篮球U17亚洲杯也将改期至10月举行。

“有一天我刚接班,一位老年患者排便了,弄得裤子、床上都是,擅长急救的男护士有些束手无策。”白琳称,看到老人难为情的样子,她主动上前帮助同事开展清理工作。清洁环境、铺好干净床单、给老人擦洗身体,20分钟后基本清理完毕。可就在她转身拿尿不湿的空档,患者没忍住又拉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