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部情有独钟宠文少女童妍来到了六十年代与男主共度艰难时光

现在很多网友们都比较爱看一些男女主角情有独钟的甜宠文,可是类似的文章看多了,慢慢就开始书荒了,那么,今天小编就为大家整理了五本情有独钟的甜宠文:少女童研来到了六十年代,与男主共度艰难时光。轻松帮大家解决书荒问题!

1.《重回六零:俏媳要致富》 作者:七月菟丝花

去往烈士陵堂的路上,何廷芳向记者讲述了王树庆烈士的生平。“在执行战备巡修线路任务中,部队涉水渡河,王树庆为救战友光荣牺牲,时年25岁。”

一瓶茅台酒、一颗红色五角星、两束鲜花、一群老战友……同样的“礼物”,同样的“目的地”,同样的一群人。14年了,每年清明节期间,何廷芳都要来赴这样一场特殊的“约会”。

三位战友、五名家人共聚一堂,王树庆烈士的祭奠仪式简单而温馨。

3.《这只人类我领养了》 作者:笔墨生花

宠文:少女童研来到了六十年代,与男主共度艰难时光。小说介绍完了,如果有您喜欢的小说可以点击书签阅读,欢迎大家点赞收藏,分享留言,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

内容摘要:第二天一早,四人便在街道的丁字路口会和了。两个男人都是清清爽爽,就带了自己这个人。可是两位大小姐就不一样了,从昨晚回到院子就开始收拾收拾。明明就去一天,当天就能回来,硬是收拾出的行李跟要出远门一样,放满了一个二十六寸的大行李箱。丽燕看着齐轩宇跟在他们后面拖这么大一个行李箱,摇了摇手里的折扇,忍不住提醒道,“其实博物馆不远,当天就能回来,不会去过夜的,没必要准备那么多东西。”“没事儿!没事儿!”迟牧谣忙凑过来摆手道,“也就只有这么点东西,反正有人拿来着。再说,再近也要搭个长途汽车,已经不近了,不近了!”她拍了拍柒荞荞的肩,称她转过来时挑住她的下巴,轻浮道,“再说,朕的爱妃难得出宫一次,准备几套衣服,打扮得美美的才是最重要的。”

从第一部起,“三体”系列舞台剧就将大量数字影像搬上舞台,以还原作品中充满想象力、奇幻的宇宙空间。

在英烈骨灰堂,王树庆的侄孙王义刚轻轻地抱出骨灰盒,放在案桌上。王义刚是王树庆哥哥的孙子,也是通讯兵转业。从小,二爷爷王树庆就是他的偶像。

内容摘要:厅堂上的沙漏落了一大截,冷凌峰与富察名博眼瞅着外面的天色变得暗淡下来,丝毫不见冷千谷回来的身影,心里面着实有些诧异,隐约中感到些许不妙。“富察兄,这千谷都去了这么久,不知道状况如何?还是让金贵把他请回来吧,麻烦顺管家帮忙带路了。”冷凌峰心里面有些慌张,思量着跟富察明博说话,言语之中多少有些尴尬。“顺子,还不赶快去。”其实,富察名博早已经按耐不住,他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又碍着冷凌峰的面子不好说些什么,一听这话,催促着顺子。

从平房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烈士陵园。何廷芳刚走进接待室,78岁的战友金志远就迎了过来,“老王也来了。”老王名叫王世斌,今年72岁,从阿城赶来。他们都是王树庆的生前战友。

内容摘要:寻找我(你)的天堂:龙葵花是伞状的花朵,花柄下垂,每花序有4-10花,是白色的,花冠上没有毛,呈裂片轮状伸展,有五片花。一般雄蕊有五个,雌蕊一个,在花柱的下半部密集生出白色的茸毛,柱头是圆形的。那抹温柔演绎的酣畅淋漓:龙葵花的浆果是球状的,有光泽,直径约为八毫米左右,成熟的时候是红色或者黑色的,花期和果期是在9-10月份,它的根和种子都可以入药。

谈起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的成功,刘慈欣称:“目前,中国科幻电影最缺的就是编剧。由于编剧人才的短缺,没有好的原创剧本,所以中国科幻电影只能由小说改编。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新民晚报记者 吴旭颖)

2.《邪王,请放过》 作者复杂的恶魔

何廷芳说,作为通讯兵,常年驻守在外巡修线路,他和王树庆同吃、同住,是睡过一铺大炕的兄弟。他们无话不谈,还曾有过约定,一但谁“光荣”了,另外一人就要照顾对方的家人。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喝两口。王树庆曾念叨过,“都说茅台酒香,可惜从没喝过。”王树庆的心愿,何廷芳记了一辈子。

随后,何廷芳打开一瓶茅台酒,斟入两个新酒杯中,酒香扑鼻。何廷芳在骨灰盒外的红绒布上,别上一颗红色五角星。“1、2、3……一共14个了,今年是第14年了。”何廷芳用手掌触摸着每一颗红星,“只要活着,我就年年来看你。”

相对于《流浪地球》,这部剧系列改编难度更大。李童介绍,为了在两个半小时的舞台表演中呈现完整的故事线索,剧组对原著进行了节选。“如果完整呈现《黑暗森林》的剧情,时长可能会达到三个半小时。所以,为了提高观演体验,我们将一些内容留到第三部再做。”

何廷芳深情地回忆,王树庆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部通讯班长,“他年纪比我大,但入伍比我晚,我给他当过班长、排长。他这个人沉默少言,但为人厚道,对人特别好。”

图说:舞台剧《黑暗森林》剧照 官方图

带着酒来看望“老哥”。

77岁的何廷芳颤抖着双手,慢慢将酒斟入酒杯,摆在烈士遗像前。然后,他取出一颗红色五角星,一边轻轻地固定在覆盖骨灰盒的红绒布上,一边红着眼说:“老哥,我又来看你了。”

这部剧的特效全面升级,下半场更是创造性地让观众们戴上3D眼镜,呼之欲出的立体背景与演员表演配合无间,让观众仿佛置身剧中。在三体游戏这场戏中,京剧元素也融入了表演中,以创造一个包罗万象且有中国特色的三体游戏世界。

内容摘要:“陆同志,是这样的,我们宿舍里的蜡烛用完了,能不能借我们一根。晚上没蜡烛,我害怕。”也许是真的因为害怕,语气又怯又娇。童研听了,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怒瞪了陆谨之一眼,一张俏脸板了起来。陆谨之觉得这就是小猫要炸毛了,真是太可爱了,现在他就一个想法—赶紧回家。然后他就拉着童研绕开沈清,走了。沈清呆立在当场,今天出门的时候,她特意梳妆了一下。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脸上抹了点面霜,衣服是七成新的,拾掇到自己满意才出门的,自己也算是个干净清秀的小姑娘。可是,可是这个男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是根不解风情的木头,不像呀!

何廷芳口中的“老哥”,是他曾经的亲密战友,长眠于哈尔滨烈士陵园的王树庆烈士。此时此刻,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何廷芳已是热泪盈眶,而遗像中的那个英气青年,永远定格在25岁。

图说:舞台剧《黑暗森林》剧照 新华社图

这部剧的诞生,刘慈欣认为应当归功于主创团队:“我能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就是充分的自由创作空间。”在他的眼中,小说改编不需要苛求忠于原著。小说、舞台剧、电影,都是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作为一个小说家,他最在行的只有文字,无论是影视艺术还是舞台艺术,都应该“让更专业的来”。谈到这里,刘慈欣也提到了此前大火的电影《流浪地球》,他透露,这部电影就对原作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呈现的效果令观众十分满意。“对改编作品来说,原作者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重要,观众是否满意才是首位。被粉丝批评,不是因为他们改得太多,而是改得不够好。”

4日清晨5时许,天刚蒙蒙亮,何廷芳比往常早醒了1个多小时。这一天,又是“赴约”看望“老哥”王树庆的日子。

内容摘要:魏哲凌显然有些多虑了,乌龟的脾气非常的好,因为品种问题,他本身就是慢半拍的性子,并不喜欢凑热闹,所以之前在大家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乌龟也并没有说话。毕竟以他的速度,等他慢慢悠悠的爬到宠物们聚集的地方,怕是他们开会都已经结束了。乌龟对自己的速度非常的有自知之明,所以之前才会那般的冷静。但是冷静并不代表他没有家魏哲凌和宠物们的对话听在耳中。所以当鹦鹉过来打扰的时候,乌龟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很是好脾气的对鹦鹉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知道一点东西,但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帮助。】【太好了,乌龟乌龟,那你快告诉我们,你知道一些什么吧!】鹦鹉是一个急躁的性子,听到乌龟这么说,真是高兴的跳脚,那翅膀扑棱着好不欢快。

临近中午,祭祀即将结束。随着“向战友敬礼”的口号,何廷芳、金志远和王世斌这三名老兵不约而同地挺起胸板。白发飘动,泪光闪烁——他们慢慢地举起右手,向战友致敬告别。

图说:观众需要佩戴3D眼镜观看下半场 新华社图

何廷芳打开环保兜,一样一样拿出物品。他将一副新写的挽联悬挂在两束绢花上,然后用纸巾仔细地擦拭着战友的骨灰盒,纸巾是他提前用白酒浸泡过的,头一天晚上就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