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消毒剂论”还在发酵特朗普我不承担责任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注射消毒剂论”仍在继续发酵。

据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27日,在暂停两天后复开的白宫疫情简报会上,记者向特朗普提问:“你上周的言论后,出现很多人使用消毒液的情况,我知道你称之为‘讽刺’。”记者还没问完,特朗普就抢答:“我想象不出来为什么,想不出为什么。”“那你会对此负责吗”,“不,我不会,我想不出为何会这样”。  

有专家称,对这样前沿的事,由谁来监管执业路经?但毫无疑问的是,远程医疗为医生和患者都提供了巨大的潜在利益。它可以帮助医生治疗哪些交通不便、身体限制行走困难的、恶劣天气被阻止等多因素被阻止上门就医的患者。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凯西·考克斯接受采访时说:“我46岁了,这辈子从没失业过。三个星期前,我还在密歇根州安娜堡做研究,并且在医院担任技术人员。可是就在过去一周内,我一下失去了这两份工作。“

年轻医生成长在一个以数字为主的世界里,所以很自然明天的医生们正在学习使用数字技术。在洛杉矶维斯塔骨科医学院(Rocky Vista University College of Osteopathic Medicine)第一个数字健康追踪课程,从2020年1月开始,允许有兴趣的学生花两个学期,加上进行临床轮换,探索用技术改善医疗健康的各种方法。专家称,在数字健康的轨道上,正在对医学生进行人工智能、临床信息学方面的教育,这是远程医疗更宽泛的领域。随着这些年轻医生开始执业,他们在数字健康方面的教育,有助于塑造他们成为未来科技与医学融合的积极参与者。医生们可以通过日常医疗实践,有助通过APP和其他电子产品来“构建实际的解决方案”。新一代医生将立足于数字健康的未来,绝对是医疗一个新的转折点。

据Vox报道,美国非盈利的特鲁姆研究所4月4日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一个月,全美就有约43000名医护人员遭到解雇。这一现象极其反常。因为历史数据显示,经济形势不好时,医疗工作者通常不会遭到大量裁员,而这次疫情中,医护人员的失业数却创下了近30年来的新高。

作为2万亿刺激法案的一部分,美国国会已向全美医院注资1000亿美元用于缓解医疗系统的资金短缺。民主党人也呼吁,希望在下一个刺激法案中继续为医院注资1000亿美元。但这就够了吗?显然不够。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认证监管司司长刘卫军表示,市场监管总局特别注重对防疫产品认证的违法违规行为查处,整治重点主要有伪造冒用买卖认证证书、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认证活动、认证活动不规范以及认证价格违法等行为。

5、医学生接受更好的远程医疗教育

江帆介绍,截至4月4日,已有54个国家(地区)以及3个国际组织和中国企业签署了医疗物资商业采购合同,另有74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正与中国企业开展商业采购洽谈。

一方面,和大型医疗系统相比,目前小型医院的财务问题更为严峻。疫情来临前,美国就已经有25%的郊区医院因资金短缺面临倒闭。杜克大学高级政策研究员苏珊·丹泽说:“尽管政府继续为医院注资,但这次疫情还是会迫使部分小型医院走投无路,只能关闭。“而按照目前公布的政策,政府注资主要是用于医院的基础支出,包括增加人员编制、扩大床位容量和急需的个人防护设备,这些对小医院的帮助微乎其微。

而面对来自各方的疑问,美国卫生部仅仅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来自国会的多封信函,正努力予以回应。

纽约州征召医护志愿者的号召一出,就获得了4万医护志愿者的响应。然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护士表示,如果她报名前往纽约参与抗疫,她或许会失去原来的工作。她说:“我无法理解这件事,全国都在号召医护人员投身抗疫工作,我也很愿意到重灾区帮忙,但我负担不起免费工作,我需要生活。这仿佛是在告诉我,他们(政府)希望你成为英雄,但他们无法保障你后续的生活和收入。这真是太让人沮丧了。”

毫无疑问,美国公众正在持续关注政府的下一步举动。而随着确诊人数的继续攀升,美国医疗系统或将迎来更严峻的挑战。

此前,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发布会上表示,也许可以通过注射消毒剂杀死新冠病毒。随后,特朗普出面澄清,表示该言论只为讽刺记者,引发舆论哗然。

资金紧缺会不会迫使医院做更多裁员呢?有分析认为,虽然目前还无法下定论,但再这样下去,或会有数百家医院面临倒闭。

3、拥抱远程医疗障碍尚存

“我们将抓好落实,如医疗物资出口出现质量问题,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控出口质量,切实维护‘中国制造’的形象,更好发挥医疗物资对支持全球疫情防控的作用。”江帆说。

国家药监局器械监管司副司长张琪透露,截至3月底,开展针对疫情防控医疗器械的应急注册检验、应急评价检验以及监督抽检等共计8069批次,总体质量状况符合要求。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药监局选派多名执法人员赴北京、天津、浙江、湖北、广东等14个重点省市,对疫情防控医疗器械质量监管进行督导检查。

当地时间25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埃奇克表示,过去两天,该州有毒物质控制中心接到关于误服消毒剂的咨询电话大幅上升,例如有人用洗涤剂溶液冲洗鼻腔,还有人混合漂白剂和漱口水用来漱口。埃奇克警告民众:“注射、摄入和吸食家用清洁剂是危险的,这样做可能致命。”

为保障疫情防控物资有序通关,海关总署成立了专项工作组。对于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等出口医疗物资,严格凭药监部门批准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验放;支持企业通过电子方式提交相关证明;加强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坚决查处防疫商品侵权行为;对于出口伪报瞒报、夹藏夹带、以假充真、不合格冒充合格等违法行为依法实施严厉打击。

《纽约时报》等媒体分析,这和医院陷入财务困境不无关系。随着新冠疫情日益严峻,美国已经有数十个州发布指令,要求医院暂停非紧急手术,以为新冠肺炎患者腾出更多医疗资源。正因如此,不少医院收入锐减。据统计,许多医院停止其他外科手术以来,已经损失了50%的盈利。为了减少运营成本,医院不得不通过临时裁员的方式节省开支。于是,出现了大量医护人员或被减薪或被解雇或被迫休假。

例如,在美国Medicare的报销范围,已经涵盖了远程病人监测(从家里传来病人心脏功能的远程监测)和远程医疗服务。据ATA称,在全美34个州和首都华盛顿DC,法律均已授权私人保险对远程医疗和住院病人服务,享有同等的保险待遇。所以在美国,人们对远程医疗的接受度已变得越来越高。

海关总署综合业务司司长金海表示,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是深化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重要举措。从海关统计数据看,从3月1日到4月4日,全国共验放出口主要疫情防控物资价值102亿元,包括口罩约38.6亿只,价值77.2亿元;防护服3752万件,价值9.1亿元;红外测温仪241万件,价值3.3亿元;呼吸机1.6万台,价值3.1亿元;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284万盒,护目镜841万副。从贸易方式看,主要是一般贸易,约占83%,价值85.2亿元。

根据美国一项Well调查,在2015-2018之间,医生使用远程服务的比例猛增340%。在2018年医生的执业中,大约22%使用远程医疗服务,但在2015年仅有5%的使用率。在2017年ATA的咨询委员会调查发现,77%的病人会在线上看病。由此可见,远程医疗服务需求的增长,是针对病人需求的一种回应。据专家称:如果你不提供这种服务,你的病人可能就会到别处去寻找。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环球网、新闻联播微信公号、央视新闻等

据报道,南卡罗来纳州医科大学查尔斯顿分校将从1.7万名员工中裁员900人,并要求全日制领薪员工减薪15%。田纳西州库克维尔地区医疗中心要求2400名员工中的400人休假,另外数百人减少工作时数。波士顿医疗中心裁员700人,约占总员工的10%。西弗吉尼亚州的两家医院共有1000名员工被迫休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Vox列举了一长串进行裁员的医院名单。

在美国随着远程医疗被越来越广泛地接受和使用,保险公司和政府管理的医保项目,已越来越多地开始覆盖这类医疗服务(2018年医疗保险还尚未包含远程医疗服务)。

为深化国际合作,加强医疗物资出口质量监管,商务部外贸司一级巡视员江帆介绍,3月31日,商务部会同海关总署、药监局发布《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要求出口的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等5类产品,必须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海关凭药监部门批准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验放。

5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医疗物资质量管理和规范市场秩序的情况。

美国的《纽约时报》、《商业内部》、著名新闻评论网站Vox等媒体,近日都关注了美国医院的裁员问题。

但是,对那些年龄大的医生,学习远程医疗可能是一项挑战。因为还没有一本关于远程医疗的教科书。专家建议,如果感兴趣的话,他们可以通过参加类似ATA的小组,和参加相关的一些会议去学习。

在征召退休医护和医学院毕业生之后,纽约日前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征召医护人员。纽约市长白思豪在接受MSNBC采访时称:“除非全国上下努力征招医生护士,并且及时把他们送到重灾区参与工作,否则,我真不知道我们会如何度过这场危机。”

4、人工智能正在被接受

美国家庭医生学会的统计模型显示,截至4月底,美国将可能有近2万名家庭医生被调任。然而迄今,政府并没有什么相应政策为他们提供补偿,相反,他们倒可能因为应召而面临失业。

人工智能(AI)有望改变我们的世界,医学也不例外。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正在学习并信任AI的价值。例如,AI可以有效识别X光片的肺结节,也可鉴别痣是否恶性。因此,可用于治疗前的病人分类,用于收集信息,确定诊疗逻辑,方便医生的问诊。亦可用AI收集到的信息,来决定下一步治疗的最佳方案。

2、更多医生拥抱远程医疗

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接受远程医疗,但仍有医生尚未接受。据德勤2018年对美国医疗消费者和医生的调查发现,虽90%的医生对“虚拟医疗”持肯定态度,但目前只有14%的医生具备远程访问能力。

AI可以拓展专科医生的作用,但不是替代。对医生技能的扩充,有助于医生摆脱原有“一对一”的关系,转向“一对多”的关系。

震惊之余,公众目光再次聚焦到了美国医疗系统当前面临的问题。而这也是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各大媒体一直没有间断的话题。只不过,这一轮讨论,从医护人员防护用品的极度匮乏,转移到了他们为何惨遭解雇。

马里兰州州长办公室也在上周称,在接到100多个类似电话后已发出警告,要求民众不要摄入或注射消毒剂。

疫情当前,医院却大量裁员

而纽约市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25日,纽约市毒物控制局接到接触某些家用化学品的求助电话较去年同期多了一倍。数据显示,在特朗普发表言论后18小时内,纽约市接到了30通相关电话,其中9例关于消毒剂,10例关于漂白剂,11例为其他家用清洁剂。

一方面是大量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检测救治,另一方面却是急需人手的医院大量裁员,究竟为何呢?

应召医护人员反而面临失业

另一方面,资金分配以及到位情况,也有很大不确定性。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贴服务中心负责人塞玛•韦尔玛就表示,虽然未来几天将有大约3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使用,但还不清楚这些钱什么时候分、以及怎么分。此外,迈阿密杰克逊医疗系统首席执行官卡洛斯·米戈亚也透露,他们不清楚联邦救济金何时能到位,不确定这是否足以填补医院的财务亏空。